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四川白癜风是否传染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02:34:5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四川白癜风是否传染,河北白癜风会遗传吗,祁阳白癜风医院,杂多白癜风医院,平和白癜风医院,桂东白癜风医院,保定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【面对面】庞众望:长大成人

以优秀成绩考取清华,却因身世被人关注。

记者:你不会在意别人的一些目光吗?

庞众望:我没有感觉我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是不幸,我感觉挺幸运的。

父亲精神残疾,母亲身体残疾,还债是持续十几年的家中大事。

庞志芹:其实我特别爱哭,真的,不像表面那么坚强。

生于寒门,却并未被愁苦所困,生活艰辛,却有温暖和希望。

记者:对你来讲,很多东西是无法选择的。

庞众望:但是我可以自己选择我自己的未来。

《面对面》专访清华大学新生庞众望。

9月15日,清华大学2017级本科生军训结业典礼在清华大学东大操场举行。为期3周的军训结束后,近3800名从全国各地考入清华的学生将正式开始学习生活,其中就有来自河北的考生庞众望。在他入学之前,《面对面》栏目的记者在庞众望位于河北吴桥的家中对他进行了采访。

记者:清华大学工科实验班类。

庞众望:对。

记者:航空与动力?

庞众望:对。

记者:当时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专业?

庞众望:因为首先我比较喜欢航空航天,我感觉近几年中国的航空航天事业发展得特别好,其实我也想为国家付出自己的一份努力吧,而且对于这方面我感觉有兴趣,我想去探索。

2017年高考,庞众望考出了理科684分的成绩,并获得清华大学“自强计划”最高60分的降分录取资格。之所以获得清华大学“自强计划”录取资格,是由于他特殊的家庭环境,父亲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,母亲下肢残疾,行动不便,因此,不少媒体为他打上了“寒门贵子”的标签。刚刚过去的那个暑假,和很多极度放松的考生相比,庞众望为自己安排的假期有些忙碌。高考后,他就和其他同学筹办假期补习班,为低年级的同学辅导功课。

记者:当时怎么会想起来办这样一个补习班?

庞众望:本来我想我在假期工作的时候,凭我现在这种交际能力,其实也做不了太多的工作,然后就想到了(补习班),我们几个就商量了一下,到最后联手办了一个。

记者:但是对于很多高考完的学生来讲,首要的可能是去放松和旅游。

庞众望:对,我感觉总要挣点钱,挣点学费出来,我感觉这一个假期,应该能把第一个学期的学费挣出来吧。

因为爸爸无法与人正常交流,妈妈庞志芹成为庞众望最亲近和依赖的人。庞志芹一出生便与病痛相伴,先天性脊柱裂导致她下肢发育不全,双腿被截肢,父母出于安全考虑没让她上学。26岁那年,庞志芹嫁给了同村的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,但婚后仍由父母照顾,丈夫则在亲戚家打零工,偶尔回家。1999年,庞众望降生在这个特殊的家庭,两家人担心的事没有发生,检查显示这是一个正常的孩子,不识字的庞志芹给他起了个名字:庞众望。

记者:庞众望。

庞众望:对。

记者:其实那时候小的时候,就是众人的希望。

庞众望:对,全家所有人的希望。

庞志芹:这孩子是我最大的希望,我自己一辈子没读过书,我可羡慕读书的了,就想让他能读,尽量读好书。

由于庞志芹行动不便,庞众望小时候主要由姥姥姥爷带大,然而庞众望6岁那年,一天突然下雨,姥爷发现没带伞的孩子都在跑,庞众望却跑不起来,嘴唇莫名发紫,胸前有肿块突出,姥爷偷偷带庞众望到医院检查,结果是先天性心脏病。

庞志芹:孩子回来对我说姥爷陪着我查病去了,人家大夫说我的病可严重了,我从那时开始就特别担心,那时候还不知道先天性心脏病这个概念。

记者:你那时候跟孩子怎么讲?

庞志芹:那时候真的心里说不上怎么办,就怕说有治没治,说没治有治,钱特别特别多。

面对巨额的手术费用和未知的治疗结果,有人劝庞志芹放弃,但对于救儿子的决心,庞志芹不曾有丝毫犹豫。

庞志芹:就是到处借钱吧,跟亲戚朋友,能说上话的,能张开嘴的,就尽量借。

记者:是您去借吗?

庞志芹:对。

记者:怎么跟人家讲?

庞志芹:就是求人家吧,能借就借,不能借再回来,心里也是很难过。

记者:你还有印象吗?

庞众望:后来是我妈妈讲给我的。

记者:她怎么给你讲?

庞众望:说我推着轮椅挨家挨户。

记者:你推着你妈?

庞众望:对,我推着我妈妈,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怎么说话,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,当时只有六七岁。

6岁的庞众望面临生死之劫,最终,二十多户人家为他凑够了手术所需的4万多元钱。手术那天,庞志芹无法到医院,在家里一直守着电话。幸运的是,手术很成功,庞众望可以和其他的小伙伴一样,能蹦能跳了。但是,从此以后还债成了这个家的大事。

庞众望:我爸爸每年都是由亲戚带着出去打点工,每年能剩下也就是几千块钱吧,还有我妈妈其实那段时间一直在给别人做刺绣,绣活,当时看到我妈妈做绣活,扎得手上都是针孔,实际上。

记者:你怎么会注意到呢?

庞众望:因为我每天都要看我妈妈的手,给她擦脸之类的,那些都能看到的。

记者:你那么小,你看到会有什么反应?

庞众望:我妈妈为什么要做这些东西,她就是说这些东西能挣钱,挣钱能给你买好吃的,然后我就去捡废品了。

记者:那你后来怎么会想到去捡废品?

庞众望:因为我妈妈在挣钱,那我也要挣钱,我要买好吃的,当时其实就是那么想的,没有过多想为家里解决什么,但是后来捡着捡着,其实也没有拿那钱去买什么吃的。

上小学的6年时间里,庞众望不断将废铁、塑料瓶、纸板捡回家中,积攒起来卖钱。

记者:那时候你母亲知道你去捡这个吗?

庞众望:我母亲不知道,我都是扔到我姥爷那边去卖的,我姥爷也没跟我妈妈说。

记者:为什么不想让母亲知道呢?

庞众望:就是感觉我妈妈知道了会说我吧。

记者: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?

庞众望:因为捡那个手上会刮的有口子,我妈妈其实从小很怕我受伤之类的,她很疼我的。

实际上,自懂事时起,庞众望就要为妈妈打理一切。每天早上起来,他要扫地、烧水、收拾房间、照顾妈妈洗漱、方便、清洗便盆,有时还要自己做饭。

记者:你几岁开始学做饭?

庞众望:5岁左右就会做点了,但是当时只会把土豆剁剁。

记者:你5岁有灶台高吗?

庞众望:没有,可以踩凳子。

记者:谁教你的?

庞众望:我妈妈,我妈妈会做饭,不过就是她做饭很累。

记者:然后她指挥你,教你?

庞众望:对,其实那些菜都切不好小时候,一般土豆切得,其实也就能切成土豆块,但是炒的话,炒不熟。

庞志芹行动不便,她几乎所有的时间只能守着一张床,一把轮椅,自己在家消磨。

记者:你不会羡慕别的同学那种,比如说被父母照顾的那种安逸,温暖?

庞众望:没有去想过,我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,而且我妈妈对我特别好,其实我感觉我比有的孩子还要幸运,因为他们的妈妈不能常陪在他们身边,而我的妈妈我想见到,随时都可以见到。

初中之前,庞众望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生活压力,但初二那年,母亲的重病,让他体会到了恐惧。那一年,庞志芹因为严重贫血住进了医院。

庞众望:其实当时妈妈住院的时候,我当时真的很害怕。

记者:怕什么?

庞众望:怕我妈妈救不过来,到了医院大夫告诉我没事能治好。

庞志芹:那时候因为孩子刚做完手术,我也舍不得吃,每天早上有一个两个鸡蛋都想给他做着吃了,他给我留一点,他也舍不得都吃了,以后贫血到了这么严重,他说妈妈别舍不得吃,以后还有我呢,我需要你,有你陪着,回来能看到你就行。

住院治疗需要四五千元,而那时候家里刚刚才还清庞众望先天性心脏病手术的钱。这一次,是庞众望挨家挨户找亲友借的钱。那段时间,他请假在医院照顾妈妈,为了省钱,他在医院旁边的小饭店打一些零工,每天都去菜市场捡烂菜叶,顺便给妈妈买一些便宜的菜。

记者:那个时候突然会意识到家里的贫困和窘迫?

庞众望:对,小时候没有意识到什么,因为小时候感觉自己和别人没有什么区别,我妈妈那次生病借钱的时候,才是真正意识到自己家里和别人家里有什么不同。

记者:所以那时候也会感觉自己是个顶梁柱了?

庞众望:顶梁柱算不上,就是感觉自己就是全家人的希望了。

记者:这种希望有时候会觉得会不会有那种沉重感?

庞众望:没有,其实感觉我妈妈他们很少去主动说这件事情,而我自己有时候会想一想,但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压力,我感觉绝对就是动力。

记者:这种动力会带来什么呢?

庞众望:会让我更加努力地向前看,会让我在学习和生活中都更加地努力,我就是想去改变我的家,我就是想去证明我自己可以改变我的家庭。

2014年,庞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城的高中,吴桥中学。学校离家有五十多里地,需要住校,每个月放一次假,为了给妈妈解闷儿,临开学前,庞众望悄悄为妈妈写了三十封信,他把信交给姥爷,交代姥爷每天给妈妈读一封信。

记者:你那时候为什么用这样一种方法?

庞众望:就是突然来了想法,害怕,当时刚刚放假的时候,我并没有想着去写,过一段时间就去想高中,想高中,就想到一个月回来一次,然后就突然有了那个想法。

记者:你是一天写完的吗,30封信?

庞众望:不是,慢慢地写的。

记者:在放假期间。

庞众望:每天写一点,每天写一点。

记者:你在信里想跟妈妈说什么呢?

庞众望:有些是关于我妈妈平时应该注意的事情,有些关于叫她出去走走,让我姥姥推着她出去走走,有一些关于我姥姥姥爷的了实际上。

记者:那30封信里面,你听着哪一封信里面印象最深刻?

庞志芹:不要舍不得吃饭,不要总喝生水,我自己在家知道不方便,我也不怎么在意的。

记者:你听着那些信上的话,你内心会有什么触动吗?

庞志芹:孩子长大懂事了。

记者:你觉得念那封信可能就代表你在家里面?

庞众望:对。

记者:那种感觉还在?

庞众望:对,后来我妈妈说不让我写了。

记者:她怎么讲?

庞众望:我妈妈应该是担心我高中的学习,本来就已经很紧张了,其实我知道我妈妈很想我的,我姥姥姥爷说的,高二高三的时候,每次就是离放假四五天,一直抱着手机,等着我打电话回去。

高一那年,老师的一次家访,发现了庞众望的家庭情况,推荐他参选河北省青少年自强之星。高中阶段,庞众望的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全校前两名,在庞众望一贫如洗的家中,最醒目的是那面贴满奖状的墙壁。

记者:你的家庭里面父母也没办法辅导你学习,你也不可能有经济收入去上课外班。

庞众望:是,没有,从小到大没有上过课外班。

记者:那为什么学习一直能够名列前茅,老是做第一第二?

庞众望:从小到大,感觉我妈妈教我的很多,她就说过你面对什么,你就要去解决什么,因为你总是要走下去的,我有的时候,甚至一道数学题我能从早上做到晚上,其实那种东西很锻炼思维的。

记者:对你来讲,很多东西是无法选择的?

庞众望:但是我可以自己选择我自己的未来,从小我妈妈把我教育得是个挺乐观的人,我妈妈经常说人要往前看,因为我妈妈每天都在笑,我为什么要去难受。

记者:你这种笑是一直在成长的过程中?

庞众望:算是遗传我妈妈吧。

记者:永远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?

庞众望:也不算面对任何事情,其实每次想到,我妈妈由于身体不太好,按照大夫说其实我妈妈的寿命应该比其他人短,所以我想能越快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,就尽快让她过上,想到这里,其实根本笑不出来的。

记者:孩子说你其实从小给他的印象,就特别爱笑,很少哭。

庞志芹: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吧,其实我也爱哭,孩子经常来哄我。

记者:他哄你,他会怎么哄你?

庞志芹:来给我擦眼泪,他那时候都对我说,妈妈,我记得别人都是妈妈哄孩子,从我记事都是我哄你。

记者:反过来了?

庞志芹:嗯,其实我特别爱哭,真的,不像表面那么坚强。

记者:他哄你对你内心来讲,其实是一个很矛盾的过程。

庞志芹:对,既然这样了就接受吧。

母亲对现实的平静接受,和儿子想要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愿望,使得这个看似不幸的家庭,在平静温馨之中透露着积极乐观。高中三年,学校几乎减免了庞众望的学费,定期还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,加上低保和父亲在外的打工收入,家里的情况逐渐好转。受到舆论的关注之后,很多好心人表示要资助庞众望上大学,但都被他和妈妈婉言谢绝了。

记者:很多人想资助你。

庞众望:我从小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,知道钱来得是多么不容易,资助给我的话,首先感觉不太好,因为那是他们辛苦努力得来的,我觉得还是自己挣的钱最好,我不接受他们的资助,对自己是一个锻炼,清华大学可以提供勤工俭学的机会,以及每年的贫困生补助,生活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,这四年我只需要做的就是努力,让自己在清华大学里的学习和生活,这次机会不白白被浪费,进入清华的机会,不会白白浪费。

记者:对你而言,这是一个梦想的实现,内心会不会有那种突然释放的感觉?

庞众望:没有,感觉就算进了清华大学,其实压力感觉还是很大,进清华大学我感觉这只是第一步,以后要走的路还有很长,感觉要真正有结果的,恐怕要等我工作以后,能不能干出一番成绩来了,因为即使是清华大学,也不能保证出来的每一个学生,都会有一番自己的成就,还是要靠自己去努力的。

来北京上学之前,庞众望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妈妈,舅舅给妈妈买了部新手机,庞众望教她如何视频聊天。

记者:其实在内心来讲,你特别想给孩子一个什么样的祝福?

庞志芹:祝福还是他走好自己的路,搞好自己的学习,将来能给国家做贡献吧,能帮助更多的人。

记者:但是孩子,我采访的时候讲,他其实最大的希望和梦想,就是能让您过上好的生活。

庞志芹:我觉得我还是次要的吧,我现在这样就这样了,当妈的总是希望孩子好。

记者:我觉得你的内心,比你这个年龄要成熟得多。

庞众望:有吗?

记者:要坚强得多。

庞众望:有吗?

记者:对,因为在这样的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,特别害怕和别人去讨论家里人的事,会特别地不喜欢和很多人去讲。

庞众望:我没有觉得我的家庭有哪一点拿不出去的,有哪一点不值得去讨论的,因为我妈妈那么好,我姥姥姥爷也那么好,我的每一个亲人都那么好,我的家庭有哪里是拿不出去讨论的呢,我觉得他们应该羡慕。

记者:你不会在意别人的一些目光吗?

庞众望:只不过就是生活得困难了一点,其实感觉在亲情这方面,我比他们收获更多,有得就有失。

记者:得的是什么,失的是什么?

庞众望:失的是那种更好的物质生活,但是得的是情感,得比失多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东阿治疗白癜风的医院